距死亡很近的时候
会发现自己的生活和活着的人类越发偏离
像是冥界和现世间的河道
虽然在一个世界
却感到次元分离的恍惚
世界线间的交集愈来愈少
在这个世界上再无归属感
迷离的,不真切的感觉会蒙蔽内心
自觉划出与生者的界限
自发的走向死亡

(想象了一下临近死亡的感觉,特指身边人都不在了的时候,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那时我就知道你要走了。
人都是有预感的,那段日子我反复向你确定你是否爱我,刚从你口中听出肯定,那时我就知道你要走了。
答案已经不是我想要的了,强求不了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吧。
眼睛里长出梧桐,手心里开出桔梗,你说爱情是上古的遗物,我说爱你是全身心的臣服。
我会一直相信爱,也会为情所困,但为爱乞讨不是我的风格。
我也有段日子不顺心,那时候常常想,要是有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拉我一把就好了,可是没有,我一个人熬到了天亮。
就当陪你的这些日子是为了你以后幸福铺的路,我陪你走的路,就都忘了就好了。
如果小时候得到足够的爱、认可鼓励和关心,是不是就不会敏感带刺要强死犟,是不是就会懂得如何去爱。

学理工科的,受现代科技高度分化与深入细节的特性所困,往往满脑子被公式,理论,模型,算法,代码……等塞满,推崇理性,但往往并不感到多少幸福,因为理性并不必然带来幸福,更有可能带来中性的“冷静”,或者偏副面的“冷酷”。

人其实还是偏感性的生物,幸福更是一种主观感受而非客观事物,更多来自于关系和社会,科技带不来这些。

但理工科的许多人,大部分时间都被科技所占用,社交圈子不大,生活方式比较单调,真没多少时间去“感悟”和“体会”人生与社会万象。

无法行万里路,见百般人,但可以读万卷书。

我觉得吧,应该多看书,种类要多,还可以看一些优秀的影视文学作品,尤其是那些反映现实而不是构建幻境的优秀作品,还可以多听多看一些智者及过来人的观点和感悟。

在这信息丰富的时代,找到这些其实并不困难。

想办法拥有一个通透的心境,其实比许多外在的东西,比如名利之类,价值更高,更容易让人感到平和与幸福。

每个人的生活,其实就是在讲一个故事。

再理性再智慧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完全获知所有真相的,人们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模拟现实。现实中的一切,本身是没有意义的。魔方是同个颜色都在同一面,还是混乱的颜色,对魔方本身来说有什么区别吗?是人赋予他们意义。最后,现实往往是松散的,事与事之间,关联性很弱。是人把他们串在了一起。形成了我们头脑中的意义,一个连续的故事。

有的故事有趣,有的故事无聊。比如,有人说,人生的意义就在于繁衍后代,延续基因和宗族。那么,这个故事就是千方百计的生育,然后苟活下去。这个就比较无聊了。有的故事就像是打怪探险,遇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打怪升级,积累经验,百折不挠,一步步通关。这个故事有趣一些。

有些故事讲着讲着讲崩了。这个时候就得跳出来。不要试图挽回,崩了的故事可能是个漩涡,永远圆不回来。不如存档退出再来。退出的办法有很多,最普遍的就是找个朋友倒苦水。只要他不是什么学了半吊子心理学的,只要是个普通人,给出的建议往往都会中肯有用。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们,而是因为我真的太痛苦了。
在天国里做一场爱与宽恕的美梦吧。
不是饭不好吃,不是花不香,也不是阳光不够灿烂,只是累了想睡个好觉,晚安。

你活在光明里,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光明的。但你怎知别人的苦?躯体的疼痛,精神上的痛苦,日复一日,把所有希望都磨灭了,活着就是在受苦,这样的人生你体会不到,你当然不懂。

针没有扎在你身上,你不疼,但你别劝疼的人说这世界多美好啊,生活多幸福啊,你为什么不多享受享受。这就像你对一个刚截肢了的人说外面天气多好啊,你怎么不出去跑跑步一样残酷。你只是看不见也体会不到,高高在上的怜悯别人罢了。无知没关系,但你的无知要是用来伤害别人就算了,你用你的无知抬高了自己,贬低了别人,让痛苦的人更痛苦。

我并没有什么想说的,等有一天你能够尝到别人的痛苦,理解别人的痛苦,你便明白了。人对他人的痛苦毫无想象力,反正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的,那一天,你也便懂了。

其实有时候,一个人静静想想,就会发现其实过去我小心翼翼守护的东西,其实早就不在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就连我的梦想都快没了,我也就死了。
每个人都活的很努力,可是我的极限就只有那么大。
虽然如此,我依旧爱这个世界,很爱很爱,晚霞那么美,有那么多美好的人。

可是世界不喜欢我。

人们走在路上
彼此相遇便会切近的交谈
他们热情的大笑
仿佛对于幸福一无所知
而心生感动的人
总要被真实的生活远远抛开
清醒是病
令你懂得任何一种光
皆须支付代价
直至黑暗成为酒精
才会使善于缩回的手
坦然的放空

我想跟你有关
就从悲伤开始
种一棵树要把种子深埋于土地
而所有生命始于冬天
你是其他的生物
我就是其他的世界
所以想要告白的时候
时间本身就成为节日
微笑是一种情诗
泪水也是
当雪落下时
我们的相逢成为必然
正如当你蜷缩于角落
世界便不断缩小
成为角落
而吵闹的灯火和烟花
我帮你收起
你想飞之前
我就抱着你
此刻
我是沉默的黑暗
没有名字和性别
此刻
我在吵闹和爱之外陪伴着你
此刻
你正被爱着

很久没有做梦,昨晚那个梦现在想想都令我后怕。

可是我又不得不开始思考这个让我为之害怕的梦魇。

这样的梦境仅关于死亡。这是一个近乎所有人无法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情,不管是自己的,或是关于至亲的,又或是关于普通朋友陌生人的。我们都曾去做看客又或者深陷于悲痛之中。

对于死亡我无法不流出真情实感,声嘶力竭的哭喊希望那位心电图早已趋于平缓的故人能够听到在这凡间还有人为它感伤。

总有人听过那句话,你害怕的鬼神或许是别人朝思暮想的人。我们把寄托由中元节的纸钱带向早已亡故之人也望它们能保护我们来年能有好兆头。在中国人的思想中他不相信死亡会带走谁,我们只浪漫的认为它变成了天空中只属于我们的守护神。

也请原谅我用了那么官方的标题却不能写出官方的文字,以前我始终相信生命是有温度的。但现在不一样了,21世纪,婚姻开始变得随便起来,分分合合都是生意。

这是婚姻在历史里的发展轨迹,从神意,到诗意,最后变成生意。

在中世纪的欧洲,婚姻还属于神管控的领域时,人们是不能随便离婚的。要离婚,得夫妻决斗,至死方休。为了公平,丈夫只能站在坑里,限制雄性动物的力量,而妻子拿着一个布袋,里面套三块石头。活着的那个,方能离开婚姻。死去的,只能后悔结婚。我无数次畅想,丈夫顶着石头的打击,终于把妻子脱进坑里,狞笑着杀死她时,是不是人类追求自由的高潮,是不是解脱婚姻枷锁的胜利;或者妻子蛇皮走位,一下一下打死丈夫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是不是有一种脱离苦海桎梏的喜悦。

那是怎么样一种悲喜交加的体验,一种野蛮却真实的人生。

此刻

我快要死亡

我的精神濒临死亡

祝我们都能被爱

人生的终点就是死

慢慢的

我只剩下自己

连放声大哭的地方都没有

此时的我无异于死亡

66.66%的氢+33.33%氧呼吸辅助治疗,氢氧机买最大的每分钟3000的,每天吸氢不少于10小时,如果医院允许生理盐水500ml加15克维生素C,速度小于0.5每袋时间大于140分钟,饮食习惯高脂肪,中蛋白质,低碳水,也就是生酮饮食。

1、癌细胞的供能是葡萄糖,把人体供能从葡萄糖改为脂肪,饿死癌细胞。

2、利用氢离子修复细胞,减少氧化反应,排除自由基,让身体细胞本身的修复速度大于恶化速度。

3、维生素C起到的作用也是抗氧化。加快机体自身修复。

4、也可以缓解化疗带来的副作用。

这段时间总感觉自己要死了,是那种很临近的感觉,可能是明天,后天,或者下个月。
其实我知道我已经没什么牵挂和所在意的了,我不知道我在等什么,或许我在等一个契机,我在等下一个伤心欲绝的情绪来的时候。也或许是对未来自己的一丝期待,总觉得自己这么狗血的经历,一路的颠沛流离总应该有个完美的结局,但我又清楚的知道这很难。
人一旦开始有这种不好的想法之后就会不停的加上滤镜,比如感觉现在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最后一件,甚至还会在事后被人发现,然后记念,各种不吉利的想法都有。
很害怕的时候就会想打电话给朋友,说不定说说话就能缓解缓解,但我发现我好像没什么朋友,而且现在是凌晨4点,正常人都在睡觉,被电话吵醒应该会很烦。

在橘黄色的晚霞中,空无目的。
玩手机也不知道给谁发信息,发现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回顾一整个人生发现自己并不热衷生活也并不浪漫,一生当中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认真思考活着的几年,却发现没有一丝留恋。
死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逃避。
对于她们来说没有什么能安慰到自己,夜晚只有一个人的孤寂,即使满天星辰,她们眼里也只有天花板。
她们的童年是你不可想象的缺爱,不可相信的孤独。
她们恶劣,让人憎恨。
可她们也是人,没有人去改变她们,有的只有谩骂。
她们不断重塑自己的内心,却发现自己已经坏掉了。已经不懂爱、不会爱了。
她们发现泥潭才是自己的归宿。
没有人爱她们,她们也没法爱自己。
但是现在我爱你。
我爱你那漫无目的的生活,爱你那腐烂的翅膀,爱你那泛红的嘴角,爱你那笨拙的台词。
因为是你。
到最后,竟庆幸于夕阳仍留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