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的白墙

我坐在书桌前,盯着那片白墙看了很久。
其实不算是白墙,墙上贴了浅色纹理的壁纸,只不过在昏暗的灯光下和白墙没什么差别。
在那之前,楼上装修的噪音又惹起了好久不犯偏头痛,我把自己整个蜷缩在沙发上,浑身乏力,头晕目眩,生不如死。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
记忆卡在这里,像是戛然而止的磁带,发出细微的嗞啦声,而后归于死寂。
看那面墙看久了,我突然好想推开椅子从窗户那里跳下去。
我希望我死了之后,没有人悲伤,没有人想念我,最好没有一个人记得我。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拥有过,也不会拥有任何东西。
坐在车上,我只能想到车祸。看见高楼,我只能想到有个人在最高处坠落的样子。看见湖水,我只能想到自己失足掉下去的场景。
但我没有死,我还活着。卑微地、苟且地、懦弱地活着,双目失神地坐在这里,像平常的每一天一样。
并且我知道自己应该活下去。
这个念头让我反胃,于是我只好拼了命地将种种恶心与难受忍回去。好憋屈啊,好难受啊。
我的脑子里很空,什么都没有。它们都流失掉了,或许有一天我会忘记自己叫什么,为什么坐在这里。那时候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岳阳楼记》开头的那几句话,或许甚至不知道它们的文字排列有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这样的我能等来什么。终于下定决心的死亡?佝偻苟且掉的一生?还是精神病房的消毒水味?或者是我最无法想象到的一点点救赎。
不可能。写到这里我笑了。
我盯着那面墙,觉得可笑。它像我一样,用力地雕琢了那么久,在昏暗的吊灯和惨白的台灯照射下,还是像一张白纸一样,一无所有。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如果哪天我死了,就把这篇文章打下来,放在我身边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