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

From 2020.09.13

别的风向都争先恐后来到,姗姗来迟的那一簇,是被丢下的。
大概这就是关键字,想表达或者受触动的,是孤零的落单情境?
这种事大概只有亲自体会过才有感受吧,说来也是好笑,我幼时虽怯懦,也还有好朋友,即使现在都陌生,那时却是真的不谙世事的好。及待受人排挤,愈发沉默孤寂,只喜欢在想象的世界里,别人常说我发呆,也不知在想什么。我不曾有过你那些乐观积极的心境,越长越大却越不爱说话,一切琐事家务我都默不作声的完成,作业如是,大抵做什么都如是。我和别人从来亲密不起来,太热情的碰触让我抗拒,往往朋友们走在前面,我落在最后,看着前面人的背影,不知道该表现出什么表情好。就好比读大学后,在友谊没发生变故之前,我也总是落在最后的那个。真的,我很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我该现出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才能让我看起来不那么孤寂,也不快乐,但我向来是面无表情,可能没人看得出分别吧。
以前还是很在意,很希望有人能和我并排走,在夕阳的余晖里说说笑笑。可惜盼得久了也不予期望了,顺便说一句,我现在没什么事都走得很快。也还自在。只是有点想法了。那晚来的风向,真是被丢下的吗?我觉得未必,有时的确是自以为孤凄,但其实有时候,我知道的确定的有时候,是自己故意慢悠悠的走的。觉得那朋友们自成融洽,虽也心向往之,但到底察觉和自己不是同类,故意的做出点分别来,也是有的。
虽然自己不想承认,红豆还是因为被大蛇丸抛弃而黯然,但最后却发现原来当年是自己做出的选择。那我们怎么能揣测那风向晚,是被丢下的呢?也许人家一开始是有点黯然,但没准走着走着,却自在起来逍遥起来了呢,呐,是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