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夏天凌晨的街道,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蹲坐在马路上,脚下一堆空的酒瓶子七零八落散落在地上。我走过去看了看他,他竟招呼我坐下,我摇了摇头,从他身边走过,他的眼神没落没有丝毫挽留,觉得我的离开他意料之中。可向来喜欢听故事的我,鬼事神差的又去买了2瓶冰啤酒,坐在了他身边!

他看着我,眼神里突然出现了泪水,模糊着他的视线,我都没有看清他的样子,只是看到满含热泪的他眼神模糊而沧桑。

也可能是凌晨总会让人变得多愁善感,也可能是酒精让人能获得短暂放松,我竟开始和他喝了起来。

“为什么还不回家啊?”

“你呢?”中年男子沙哑的声音反问着我。

“我从公司离职跑去考研了,出来溜达一下透透气。”未预料到他问我,只能猝不及防的如实回答。

人与人之间,很久没有如此的信任了,我参加工作以后,总觉得和人尤其是陌生人之间交流,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经过深思熟虑,对每一句进到耳朵里的别人的话都要猜测许久。为的是体面,丢了真诚。

“真好啊,还能离职读书,一定是财务自由了吧?”

“呵呵,什么财务自由,都是谋生路,为了生活。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我好奇的说道。

“我没有家,回什么家!”

“你没有结婚吗?”

“结了,离了!”中年男子,此时面容变得冷峻。

“你没工作吗?”我接着问道。

“我要有工作就不会离婚了,我二十三岁大学毕业,那时候和你现在一样,觉得生活对于我来说,是无尽的希望和机遇,大学培养了我正直的性格,可到了社会发现,我的正直可笑而不自量力,我本来在学校工作,可是看不惯领导的虚假,对待学生如同对待挣钱的工具,我愤怒的在一次会议上骂了他一个小时!”说到这,中年男子停顿了一下,眼神仿佛重新年轻,眼角的皱纹都没了。

“他还调戏女老师,在每年他组织的聚餐后总会找女老师去唱歌,我把他所有的丑事在全体师生会议上说了!”我禁不住佩服他的勇气和正直。然后问到“后来呢?”

“后来,没有后来了,哦,有!我被辞退了。”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要说有,就是我的大学坑了我,它教会了我正直,却忘了教我审时度势和推卸。”

“那再后来呢?”我继续追问。

“再后来,我找了份临时工,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父母觉得我到岁数了,就让我赶紧结婚。我也想着,结了婚就是完成任务了,我娶的那个媳妇很好,人家没有图我任何东西,也不嫌弃我的工作,我们过的很快乐。”

“那为什么离婚!”

“有了孩子以后,我的工作并没有太多起色,毕竟人的性格很难改变,我懒得去讨好领导,也无意去卑躬屈膝,可生活的压力慢慢压弯了我的腰,就这么,矛盾越来越多,终于在结婚的第五年,我们离婚了。”

“明白了,没有钱!”我低声说道。

“钱,说来也是大学坑了我,它教会了我理想,却忘了教我钱是理想的前提,没有钱,就没有一切!”

“我什么都没有!”中年男子望着天空满脸泪水,喃喃说道!

“这个社会到处都是欲望的奴隶,而我这一辈子都是理想的宠儿,不同流合污,就不该存在这个社会!”

我摇了摇头,起身走向远方,黑色的夜空下霓虹灯闪烁,突然踩过一片水洼惊醒了我,回头看看刚刚与中年男子交流的地方,地上却只有2个散落的酒瓶。

整个说来,我是惶恐不安的,不知道该往哪儿去。面对社会和传统的价值定位,曾经,他们说,你要好好学习,专心读书。我说,好。他们说,你要好好工作,为人处世,我说,行。他们说,你该买房买车,结婚生子了。可我想,为什么呢?我的角色没法转换得这么快啊!更为关键的是,为什么我必须成家立业,凡此种种?似乎,我并没有一定要这样做的理由。因为别人都这样?所以我的人生,竟也只能这样了吗?现在整天只能盘算着下一顿吃什么,以后又盘算着孩子孙子喜欢吃什么,好提前做了等着他们来享用。如此,糊口养家,日复一日,苟且余生?活着只是为了活下去、等死,那为什么还要活着呢?

我不想变得如此,只是无根之木,随波逐流,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活着,再莫名其妙地死去。不想按部就班,在不同的阶段,成为不同的人。这样的我不就因此而永远成了分裂的了吗?我的一生不应该是统一的吗?就没有个一直持续的标准吗?物质、名利都将能够获取、也会离我而去,我想要把握那永恒的东西,我活着的意义。

上帝用7天创造了世界,而我花了700天,希望知道自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从苏格拉底到弗洛伊德;

从牛顿到爱因斯坦;

从语言学到计算机科学;

从基督教到儒释道;

我竭力搜寻着我活着的意义。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星星里分不清楚什么是关系

没有人知道 谁来自哪个星系

为什么找不到关于你

巴夏指示 荣格说明

原来 我是不适当频率

所以配不上好的相遇

想染个白发改变造型

不能白头偕老 也算是接近原形

我不属于这里 高出你所爱定律

既然感应不到 又为什么安排我们用悲伤靠近

流泪好累 开始畏光

是不是所有遭遇 都是投射自己

然后活在那样里

谁都不知道 我是你的疗愈

无人知晓 我是比你更惨的遭遇

人海里 谁会观星

只有我 一直关心

[巴夏指示]

巴夏是自称来自爱莎莎尼星球(Planet Essassani)的第五密度外星人,

巴夏的信息有趣源于其互动性,

回答形形色色的问题,涵盖人类所能触及的一切。

[荣格说明]

“当我们能察觉到自己所有意识和潜意识,

并充分感受这就是自己的完整内心世界时,

就能获得幸福。”——荣格

荣格指的心理是由意识与潜意识共同组成,

他们既彼此对立又彼此互补,

而我们的自我则同时涉足于两者之中。

总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是害怕吗?还是期待?害怕,是怕死还是怕痛?恐怕是怕痛多一些,被斩首的人,他会怕痛吗?
我肯定是怕痛的,死却不怕。
因为有来世啊,或者修得好,就能免去轮回之苦。
得道就能成仙吗?或者来世做个火星人?总之在一个干净,善良的环境里,继续做一些事情。
我竟没想到,我这辈子的终极目标竟是成仙?我可笑吗?不,为什么不可以 ?
我能悟至此,已然得到点化了呀。
凡尘事,有什么好留恋?只不过是一座桥,一撑船,一阶石梯,一踩脚蹬。
我每想到此,又深觉自己太过无情。
难道我是如此不念今生恩情吗!
今生,我的今生,也就只是我的,他人今生也只事关他人。
你我之隔,虽隔两字,但却隔山隔水,隔三千世界隔万里浮云隔亿兆光年。又有什么来往呢?我修我今世,无关他人,只关风月,只是你我有缘,多少有情相牵。论及父母子女,论及朋友同学,论及过客生人,兴许都是如此。
若是羽化飞仙,定能蜕去这皮囊。皮囊带来色欲声相,带来疾病痛苦,带来一切一切…若来世山水之间化作一阵清风,一阵细雨,没有力量缠身,只是思绪,那岂非逍遥游?
可如何才能修身至此?怕是要无欲无心。
可我有欲成仙,又怎能说自己无欲?
是了,庄子所谓“犹有所待者也”即使如此。
若无所待,方是入境。
那如何才能无所待?
无所待,无所待,不怕痛,不往死,不贪生。
不澎湃于内心,不伤于孤寂。
心如悬浮,不沉不浮,不急不妒。
仿佛只在呼吸。
逍遥如何往?

距死亡很近的时候
会发现自己的生活和活着的人类越发偏离
像是冥界和现世间的河道
虽然在一个世界
却感到次元分离的恍惚
世界线间的交集愈来愈少
在这个世界上再无归属感
迷离的,不真切的感觉会蒙蔽内心
自觉划出与生者的界限
自发的走向死亡

(想象了一下临近死亡的感觉,特指身边人都不在了的时候,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那时我就知道你要走了。
人都是有预感的,那段日子我反复向你确定你是否爱我,刚从你口中听出肯定,那时我就知道你要走了。
答案已经不是我想要的了,强求不了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吧。
眼睛里长出梧桐,手心里开出桔梗,你说爱情是上古的遗物,我说爱你是全身心的臣服。
我会一直相信爱,也会为情所困,但为爱乞讨不是我的风格。
我也有段日子不顺心,那时候常常想,要是有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拉我一把就好了,可是没有,我一个人熬到了天亮。
就当陪你的这些日子是为了你以后幸福铺的路,我陪你走的路,就都忘了就好了。
如果小时候得到足够的爱、认可鼓励和关心,是不是就不会敏感带刺要强死犟,是不是就会懂得如何去爱。

学理工科的,受现代科技高度分化与深入细节的特性所困,往往满脑子被公式,理论,模型,算法,代码……等塞满,推崇理性,但往往并不感到多少幸福,因为理性并不必然带来幸福,更有可能带来中性的“冷静”,或者偏副面的“冷酷”。

人其实还是偏感性的生物,幸福更是一种主观感受而非客观事物,更多来自于关系和社会,科技带不来这些。

但理工科的许多人,大部分时间都被科技所占用,社交圈子不大,生活方式比较单调,真没多少时间去“感悟”和“体会”人生与社会万象。

无法行万里路,见百般人,但可以读万卷书。

我觉得吧,应该多看书,种类要多,还可以看一些优秀的影视文学作品,尤其是那些反映现实而不是构建幻境的优秀作品,还可以多听多看一些智者及过来人的观点和感悟。

在这信息丰富的时代,找到这些其实并不困难。

想办法拥有一个通透的心境,其实比许多外在的东西,比如名利之类,价值更高,更容易让人感到平和与幸福。

每个人的生活,其实就是在讲一个故事。

再理性再智慧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完全获知所有真相的,人们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模拟现实。现实中的一切,本身是没有意义的。魔方是同个颜色都在同一面,还是混乱的颜色,对魔方本身来说有什么区别吗?是人赋予他们意义。最后,现实往往是松散的,事与事之间,关联性很弱。是人把他们串在了一起。形成了我们头脑中的意义,一个连续的故事。

有的故事有趣,有的故事无聊。比如,有人说,人生的意义就在于繁衍后代,延续基因和宗族。那么,这个故事就是千方百计的生育,然后苟活下去。这个就比较无聊了。有的故事就像是打怪探险,遇到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打怪升级,积累经验,百折不挠,一步步通关。这个故事有趣一些。

有些故事讲着讲着讲崩了。这个时候就得跳出来。不要试图挽回,崩了的故事可能是个漩涡,永远圆不回来。不如存档退出再来。退出的办法有很多,最普遍的就是找个朋友倒苦水。只要他不是什么学了半吊子心理学的,只要是个普通人,给出的建议往往都会中肯有用。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不是因为我不爱你们,而是因为我真的太痛苦了。
在天国里做一场爱与宽恕的美梦吧。
不是饭不好吃,不是花不香,也不是阳光不够灿烂,只是累了想睡个好觉,晚安。

你活在光明里,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光明的。但你怎知别人的苦?躯体的疼痛,精神上的痛苦,日复一日,把所有希望都磨灭了,活着就是在受苦,这样的人生你体会不到,你当然不懂。

针没有扎在你身上,你不疼,但你别劝疼的人说这世界多美好啊,生活多幸福啊,你为什么不多享受享受。这就像你对一个刚截肢了的人说外面天气多好啊,你怎么不出去跑跑步一样残酷。你只是看不见也体会不到,高高在上的怜悯别人罢了。无知没关系,但你的无知要是用来伤害别人就算了,你用你的无知抬高了自己,贬低了别人,让痛苦的人更痛苦。

我并没有什么想说的,等有一天你能够尝到别人的痛苦,理解别人的痛苦,你便明白了。人对他人的痛苦毫无想象力,反正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的,那一天,你也便懂了。

其实有时候,一个人静静想想,就会发现其实过去我小心翼翼守护的东西,其实早就不在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就连我的梦想都快没了,我也就死了。
每个人都活的很努力,可是我的极限就只有那么大。
虽然如此,我依旧爱这个世界,很爱很爱,晚霞那么美,有那么多美好的人。

可是世界不喜欢我。

人们走在路上
彼此相遇便会切近的交谈
他们热情的大笑
仿佛对于幸福一无所知
而心生感动的人
总要被真实的生活远远抛开
清醒是病
令你懂得任何一种光
皆须支付代价
直至黑暗成为酒精
才会使善于缩回的手
坦然的放空

我想跟你有关
就从悲伤开始
种一棵树要把种子深埋于土地
而所有生命始于冬天
你是其他的生物
我就是其他的世界
所以想要告白的时候
时间本身就成为节日
微笑是一种情诗
泪水也是
当雪落下时
我们的相逢成为必然
正如当你蜷缩于角落
世界便不断缩小
成为角落
而吵闹的灯火和烟花
我帮你收起
你想飞之前
我就抱着你
此刻
我是沉默的黑暗
没有名字和性别
此刻
我在吵闹和爱之外陪伴着你
此刻
你正被爱着

很久没有做梦,昨晚那个梦现在想想都令我后怕。

可是我又不得不开始思考这个让我为之害怕的梦魇。

这样的梦境仅关于死亡。这是一个近乎所有人无法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情,不管是自己的,或是关于至亲的,又或是关于普通朋友陌生人的。我们都曾去做看客又或者深陷于悲痛之中。

对于死亡我无法不流出真情实感,声嘶力竭的哭喊希望那位心电图早已趋于平缓的故人能够听到在这凡间还有人为它感伤。

总有人听过那句话,你害怕的鬼神或许是别人朝思暮想的人。我们把寄托由中元节的纸钱带向早已亡故之人也望它们能保护我们来年能有好兆头。在中国人的思想中他不相信死亡会带走谁,我们只浪漫的认为它变成了天空中只属于我们的守护神。

也请原谅我用了那么官方的标题却不能写出官方的文字,以前我始终相信生命是有温度的。但现在不一样了,21世纪,婚姻开始变得随便起来,分分合合都是生意。

这是婚姻在历史里的发展轨迹,从神意,到诗意,最后变成生意。

在中世纪的欧洲,婚姻还属于神管控的领域时,人们是不能随便离婚的。要离婚,得夫妻决斗,至死方休。为了公平,丈夫只能站在坑里,限制雄性动物的力量,而妻子拿着一个布袋,里面套三块石头。活着的那个,方能离开婚姻。死去的,只能后悔结婚。我无数次畅想,丈夫顶着石头的打击,终于把妻子脱进坑里,狞笑着杀死她时,是不是人类追求自由的高潮,是不是解脱婚姻枷锁的胜利;或者妻子蛇皮走位,一下一下打死丈夫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是不是有一种脱离苦海桎梏的喜悦。

那是怎么样一种悲喜交加的体验,一种野蛮却真实的人生。

此刻

我快要死亡

我的精神濒临死亡

祝我们都能被爱

人生的终点就是死

慢慢的

我只剩下自己

连放声大哭的地方都没有

此时的我无异于死亡

66.66%的氢+33.33%氧呼吸辅助治疗,氢氧机买最大的每分钟3000的,每天吸氢不少于10小时,如果医院允许生理盐水500ml加15克维生素C,速度小于0.5每袋时间大于140分钟,饮食习惯高脂肪,中蛋白质,低碳水,也就是生酮饮食。

1、癌细胞的供能是葡萄糖,把人体供能从葡萄糖改为脂肪,饿死癌细胞。

2、利用氢离子修复细胞,减少氧化反应,排除自由基,让身体细胞本身的修复速度大于恶化速度。

3、维生素C起到的作用也是抗氧化。加快机体自身修复。

4、也可以缓解化疗带来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