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总感觉自己要死了,是那种很临近的感觉,可能是明天,后天,或者下个月。
其实我知道我已经没什么牵挂和所在意的了,我不知道我在等什么,或许我在等一个契机,我在等下一个伤心欲绝的情绪来的时候。也或许是对未来自己的一丝期待,总觉得自己这么狗血的经历,一路的颠沛流离总应该有个完美的结局,但我又清楚的知道这很难。
人一旦开始有这种不好的想法之后就会不停的加上滤镜,比如感觉现在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最后一件,甚至还会在事后被人发现,然后记念,各种不吉利的想法都有。
很害怕的时候就会想打电话给朋友,说不定说说话就能缓解缓解,但我发现我好像没什么朋友,而且现在是凌晨4点,正常人都在睡觉,被电话吵醒应该会很烦。

在橘黄色的晚霞中,空无目的。
玩手机也不知道给谁发信息,发现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回顾一整个人生发现自己并不热衷生活也并不浪漫,一生当中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认真思考活着的几年,却发现没有一丝留恋。
死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逃避。
对于她们来说没有什么能安慰到自己,夜晚只有一个人的孤寂,即使满天星辰,她们眼里也只有天花板。
她们的童年是你不可想象的缺爱,不可相信的孤独。
她们恶劣,让人憎恨。
可她们也是人,没有人去改变她们,有的只有谩骂。
她们不断重塑自己的内心,却发现自己已经坏掉了。已经不懂爱、不会爱了。
她们发现泥潭才是自己的归宿。
没有人爱她们,她们也没法爱自己。
但是现在我爱你。
我爱你那漫无目的的生活,爱你那腐烂的翅膀,爱你那泛红的嘴角,爱你那笨拙的台词。
因为是你。
到最后,竟庆幸于夕阳仍留在身上。

我说死心,不要挣扎,你信吗?
尽管人们会告诉你,it’s ok to ask for help,你要求助。但你会发现,没有第二个人能担负你的心灵。任何来自外界的希望都是虚幻的,因为任何希望都伴随着恐惧和失望,绳索可能会崩断,足以让你坠入深渊。

你的家人不会理解你。
你的爱人会离开你。
你的朋友帮不了你。
你的事业会背叛你。
你原有的能力会突然消失。
你的理想在巨大的怀疑之下土崩瓦解。
你的健康和青春也只是徒然流逝。
就连善意也无法抵达你。除了招人讨厌,你什么都做不到。
药物让你变成行尸走肉,造成更大的混乱。
你发现原来没有人爱你。
你的生存不被支持。
在我的经验中,这些都发生了。
更可笑的是,它们往往同时发生。你辛苦构筑的城堡之所以倒下,并非缺少某一块砖,而是所有的砖一齐碎了。

未来会变得更好吗?从概率的角度讲,不一定。
你可能一辈子都是一个可悲的loser。
谁都帮不了你。
神佛菩萨都不显灵。
并且,你还预感到一个可怕的事实:
痛苦会反复碾压你,你不知道能扛到什么时候,正如试探自杀的人最终会丧失求生欲,毁灭也是一种极为可能的命运。
即使幸存,有些伤口永远都无法愈合。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承认此身之外,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依赖,甚至信念,思想,也可能是虚假的。
然后咬牙等待。
等一个答案浮出水面。

你最该知道的答案,你最不想面对的恐惧:如果不再依赖外境,如果失去一切,你还有多少生命力?其实你也不知道,你是真的不知道。只有千锤万凿之下你才有机会探索,但你很可能死于探索的途中。
任何一丁点力量都可以,你在等待中看着它一点点孵化。
过程是非线性的,无法预测。
但你不能再忍受希望了。希望越来越渺茫,从康庄大道变成独木桥,从独木桥变成悬在半空中的一根钢丝。你以前都在走钢丝,小心维持,生怕掉下去。你总是忍不住想要抓住什么,来维系你与人世的联系。路人甲递来的手,路人乙扔给你的稻草,你知道你不该抓的,你抓了,他们必然抽身而去。
指望谁来救你吗?痴心妄想。
你只能放手,向下坠,你要展开绝望的翅膀,去看看深渊下面有什么。

硬币已经抛出,一面是毁灭,一面是重生。
绝望令人平静。
你心如齑粉,碎无可碎。

那么,深渊下面有什么呢?
其实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痛苦只是一种感觉,仿佛心绞痛发作却没有杜冷丁。你被撕裂,甚至怀疑你的灵魂已经飘出了身体。你用手挠墙,想快些逃出牢笼,却终究无处可逃。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趴在408的真题上,困倦使得从心脏开始的疲惫蔓延至全身。有关王力宏的新闻不断在手机里弹出,我点开看,又懒得再看。
两种情绪在我的大脑里更迭周旋,一种是极度悲忿的嗡嗡作响,一种是极度绝望的死寂。
几天前我对Y说,我觉得自己要得抑郁症了。
她马上安慰我,开心点,别那么丧了。
我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丧。
我努力向前探,企图拿什么来挽救自己。可是最后发现,深陷的这片深邃的漆黑里,不会有半点的光芒。
无论是从前,现在,还是将来。
没有半点能让我提起兴趣、心怀期待的事情。
这听起来真是糟糕透了。事实上也是。
「失去了看书的欲望
失去了游山玩水的欲望
失去了对毛肚的欲望
失去了对阳光斑驳的欲望
失去了和熟或不熟的人聊天的欲望」
失去了爱这个世界的欲望。
难过得想干呕。
我不知道自己背负着什么负担,生活的或者情绪的;不知道在害怕着什么,明明置若罔闻地抛下了那么多;不知道我的好奇、喜欢与爱都湮灭在了何处;不知道厌恶的究竟是自己还是什么其他的。
我仿佛在经历二十二年以来最烙人的迷惘与绝望,却一点经验也没有,束手无策地痛苦。
对人性绝望,对社会绝望,对生活绝望,对爱情绝望,对自己绝望。
渴望又推拒,洒脱又吝啬,坚定然后否定。
如果是冬天的过错。
一定是冬天的过错。
没有光。求求你,给我光。
至少活下来。

我坐在书桌前,盯着那片白墙看了很久。
其实不算是白墙,墙上贴了浅色纹理的壁纸,只不过在昏暗的灯光下和白墙没什么差别。
在那之前,楼上装修的噪音又惹起了好久不犯偏头痛,我把自己整个蜷缩在沙发上,浑身乏力,头晕目眩,生不如死。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
记忆卡在这里,像是戛然而止的磁带,发出细微的嗞啦声,而后归于死寂。
看那面墙看久了,我突然好想推开椅子从窗户那里跳下去。
我希望我死了之后,没有人悲伤,没有人想念我,最好没有一个人记得我。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拥有过,也不会拥有任何东西。
坐在车上,我只能想到车祸。看见高楼,我只能想到有个人在最高处坠落的样子。看见湖水,我只能想到自己失足掉下去的场景。
但我没有死,我还活着。卑微地、苟且地、懦弱地活着,双目失神地坐在这里,像平常的每一天一样。
并且我知道自己应该活下去。
这个念头让我反胃,于是我只好拼了命地将种种恶心与难受忍回去。好憋屈啊,好难受啊。
我的脑子里很空,什么都没有。它们都流失掉了,或许有一天我会忘记自己叫什么,为什么坐在这里。那时候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岳阳楼记》开头的那几句话,或许甚至不知道它们的文字排列有什么意义。
我不知道这样的我能等来什么。终于下定决心的死亡?佝偻苟且掉的一生?还是精神病房的消毒水味?或者是我最无法想象到的一点点救赎。
不可能。写到这里我笑了。
我盯着那面墙,觉得可笑。它像我一样,用力地雕琢了那么久,在昏暗的吊灯和惨白的台灯照射下,还是像一张白纸一样,一无所有。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如果哪天我死了,就把这篇文章打下来,放在我身边吧。

你生活最艰难的时候,
不是物质上的身无分文,
也不是身体上遭受的痛苦折磨,
而是精神上的孤立无援。

无论这种孤立无援是如何产生的,
可能是一件件小事导致的情绪叠加,
亦或是突遭飞天横祸的无能为力。
你崩溃了。
那种感受犹如山洪的爆发,
你拼命的誓死抵抗,
但那种压抑的情绪浩浩荡荡,
螳臂当车,
你做的一切努力都被无情的碾过。
顿时,
你的胸口犹如钢枪穿过,
你的大脑好似暴风卷过。
震颤,压抑,悲愤,无力,失落。
无法冷静,无法克制,无法辩驳。
就连说话的力气都会颤抖到微弱。

你不甘心就此没落,
你被那种情绪一直侵袭着,
一天,两天,一个月,一年……
你始终没有走出来过。

你在同学,同事,朋友,家人面前依然洒脱,
只有你自己明白心里情绪的震烁。
你带着面具,
人前你笑着从未哭过,
只有你自己知道无数个深夜怎么度过。

你尝试着买醉过,
你尝试着得过且过,
你尝试了那么多,
终究还是难以抵挡内心的难过。
熬着熬着你习惯了,
混着混着你明白了,
没有人能拯救你自己,
你感觉迷茫,感觉这辈子就这样了。
可你始终没有想过,
无数个早晨你醒来照的镜子里那个人,
就是你唯一的依靠和解脱。

终于明白,
这个世界陪伴自己最久的终归是自己。
无论再坚固的朋友,
无论再亲密的爱情,
无论再和谐的家庭,
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寄托。
你要学会和自己好好相处,
你要学会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有可能是真,有可能是假,
无论真假,你都要记得好好对待自己。
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重要。
这一点不自私。

最后你会发现,
原来那么多的过不去,
其实都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你终于学会了如何和自己相处,
终于放过了自己,
也终于得到了解脱。

我如何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正在经历着,
但还没有经历过。

From 2021.02.21

从前,有一只小鹿,一只小熊,和一只小兔子。
他们度过了很多春夏秋冬。
他们生活在一个生长着七彩树的森林里。
他们看过了不同的阳光穿透不同颜色的叶子。
他们在很多不同地方睡觉。
他们有时候逃亡,有时候安定。
他们互相分享共同成长。
后来小鹿爱上了另一只小鹿,
他走了。
接着小熊又爱上了另一只小熊,
他也走了。
小兔子没有爱上其他的兔子,
但他搬家了。
搬到没有七彩树,没有璀璨阳光的山谷里。
时间缓慢流淌,
像曾经他们屋前的小溪。
小鹿有一次路过,
看到了破败的屋子。
小熊有一次在周围找蜜顺便来看看,
看到了一片青苔满布的废墟。
小兔子一生也没回来过,
那房子还是那样,
再后来,
一只听说了他们故事的鸟儿,
要来这里看看,
他站在溪边望去
他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到处都是花,到处都是树,到处都是蘑菇,到处都是小草。
故事,
是发生在这里吗?
小鸟在这里失声痛哭。

From 2020.12.14

虽然我今年在股票上赚取了十几万元,对于一些人来说,不多,但是对于我,是一种激励与证明,回想起之前失败的亏损时光,那是一段宝贵的经验。
没有人的股票投资生涯是一帆风顺的,你总是要付出一些学费,在跌倒的路上自己默默的爬起来,然后重新整理出发。
这一路真的很寂寞,学习宏观/微观经济学,会被人嘲笑,你学了有什么用?然后尝试学习行为经济学、商业模式、财报、各种投资书籍;还是被人嘲笑,学了用不上,有什么用?但是我不管别人质疑的眼光,坚定的持续学习。
经历过亏损甚至一度吃不上饭还不起债的人有一个好,那就是生死看淡,心态平稳。股价短期的涨跌,只是股民们的情绪波动,与企业价值无关;好的美玉,掉入垃圾桶,它还是美玉;一块普通的石头,哪怕吹的价值上天,它总归是一块石头而已;反而更应该关注那些有价值投资的公司。
市场上,真正能够长期成长的股票,真的不多。因此,可以说,大部分股票都是博弈的游戏,不值得长期持有。
但是,历史数据也告诉我们,能利用市场情绪在股市里长期赚到钱的人,也极其罕见。
相反,因为贪小便宜,想利用市场波动短线走位,结果却错失了大机会的投资者,却十分常见。所以,炒股要挣钱,别贪小便宜。
我们的身边,都可以看见这样一些投资者:这类投资者每次市场下跌,就在市场扫货,目标只是赚一波快钱。在赚取了蝇头小利或者市场陷入横盘后,便迅速卖出。
这类投资者,看似聪明,收益其实未必就好。
一只股票出现调整,如果能在低位买到,两三天之间就能赚个10%。这种跌出来的黄金坑,每只股票一年都会有好几次。
每次10%,当然非常好。可是,在跌市里,相信这些投资者也不会仓位太重,一般只会少量持仓。这样,总的回报就要打折,一年能有超10%的回报,可能就已经是非常罕见了。
如果与长期持有一只好股票,这样的收益就显得有些寒碜了。比如投资贵州茅台这样的公司,只要拿着,放弃短期差价,这样的投资者早已是赚的盆满钵满。
与长期持股相比,热衷短线的投资者不知道需要多少次大跌和黄金坑,多少次的精彩走位,才能炒出这样的回报?!
最后,股票投资,第一心态很重要;第二需要不断的学习金融、经济、投资、历史相关的东西;第三注意身体健康,不然赚钱了,钱都给医院或者没有命花啦。

From 2020.11.27

在资本家眼里,你只不过是没有价值的生瓜蛋子。在乎你的感受?不好意思,没时间修补你的玻璃心。你又没什么价值,不想干滚蛋,有的是人干,又不是缺你不可。
我很佩服那些一身本领,既能为公司创造价值又能实现自我价值,毅然决然裸辞潇洒走一回的人,他们或是休息调整找到更好的工作,或是旅行读书充电创业,不断提升自己。
怕被人知道自己过得不好,那么你必须一个人承受,一个人挣扎,一个人做决定。现实却是前怕狼后怕虎,畏手畏脚,逃避现实,不敢开始,害怕失败。
人一闲下来就废了。

看了下时间,此时已是凌晨01:17分,辗转难眠的我,空洞的双眼显得些许木纳,脑海一片空白的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哪有什么好失眠的啊,不过是日常熬夜成瘾,一旦闲下来早睡也睡不着罢了。

大字躺着望着乌漆麻黑的天花板发呆的我,索性任性不睡了,那就竖起耳朵倾听着时间走向天亮吧。

这个点,阳台外面早已褪去了人群来往的喧嚣,不过偶尔还是会传来车经过的声响。

有的司机像是在着急赶路一样“呼”的一声飞驰而过;有的则像极了新手上路缓缓行走的车轮温柔地抚摸着洒落在街道上的月光,生怕把它的影子碾碎一般。

唯一相同的是,黄亮的车前灯伴着月光穿过围墙,透过窗台依然是那么刺眼,似乎在赤裸裸地挑衅着宣告它已经看光了所有,你不必躲躲藏藏。

我想,此时那条温顺的小狗应该和往常一样吧,会一如既往地乖巧地躺在守夜阿姨的身旁,默默地陪伴着看守着这凄清的街道。

但我并不敢起身去验证这个猜想,因为我害怕啊。

我害怕看到的是忠诚的小狗也有坚持不住每天都守护着主人的那一天,只剩下阿姨落寞的形影单只,孤单地守着本就孤单的夜晚。

其实主要是因为我胆小。

放在床头边乘凉的小风扇机械地在运转着,振动的嘎嘎声像是它发出疲倦呻吟的求救信号一般地荡漾在我耳边。

已远去的夏天,炎热却并没有随着跟走。我哪有那么大的慈悲让它停下来稍微歇息一会,哪怕一小会啊。

运转扇风本就是它活着的使命,谁不在疲惫的活着呢。

忘记了这是第几个凌晨还没睡,也忘记了多久没有十二点前睡着过了。

老实说,每天杂七杂八忙忙碌碌的生活,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忙了些什么,但又真的没空。大概这就是混日子最后反被日子混了的结果吧。

记得,以前老师说过眼前辛苦点好好学习过后上了大学就轻松了,可我似乎并没有感到过一刻轻松。

我甚至不知道是我上了大学还是大学上了我,除了做不完的作业还是作业,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只需要一个脑袋栽进学习里就好了的高中生活。

每天由己或者身不由己的熬夜成瘾,一日复一日里成了死循环。想要改变的决心还没有萌生一秒,意识里就已经发出了否的反抗,可笑的是理由还挺理所应当。

不是不害怕过自己会突然毫无征兆的猝死在某一天的深夜里,可是比起死亡我更害怕活不下去。

活下去的压力一个又一个的接踵而来,死亡显得反倒像是一种奢望的解脱,只是有点不负责罢了。

那既然这样,还是接着好好熬夜好好生活下去吧。

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能醒着感知这个世界多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