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着,只是因为我还没死。

我在夏天凌晨的街道,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蹲坐在马路上,脚下一堆空的酒瓶子七零八落散落在地上。我走过去看了看他,他竟招呼我坐下,我摇了摇头,从他身边走过,他的眼神没落没有丝毫挽留,觉得我的离开他意料之中。可向来喜欢听故事的我,鬼事神差的又去买了2瓶冰啤酒,坐在了他身边!

他看着我,眼神里突然出现了泪水,模糊着他的视线,我都没有看清他的样子,只是看到满含热泪的他眼神模糊而沧桑。

也可能是凌晨总会让人变得多愁善感,也可能是酒精让人能获得短暂放松,我竟开始和他喝了起来。

“为什么还不回家啊?”

“你呢?”中年男子沙哑的声音反问着我。

“我从公司离职跑去考研了,出来溜达一下透透气。”未预料到他问我,只能猝不及防的如实回答。

人与人之间,很久没有如此的信任了,我参加工作以后,总觉得和人尤其是陌生人之间交流,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经过深思熟虑,对每一句进到耳朵里的别人的话都要猜测许久。为的是体面,丢了真诚。

“真好啊,还能离职读书,一定是财务自由了吧?”

“呵呵,什么财务自由,都是谋生路,为了生活。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我好奇的说道。

“我没有家,回什么家!”

“你没有结婚吗?”

“结了,离了!”中年男子,此时面容变得冷峻。

“你没工作吗?”我接着问道。

“我要有工作就不会离婚了,我二十三岁大学毕业,那时候和你现在一样,觉得生活对于我来说,是无尽的希望和机遇,大学培养了我正直的性格,可到了社会发现,我的正直可笑而不自量力,我本来在学校工作,可是看不惯领导的虚假,对待学生如同对待挣钱的工具,我愤怒的在一次会议上骂了他一个小时!”说到这,中年男子停顿了一下,眼神仿佛重新年轻,眼角的皱纹都没了。

“他还调戏女老师,在每年他组织的聚餐后总会找女老师去唱歌,我把他所有的丑事在全体师生会议上说了!”我禁不住佩服他的勇气和正直。然后问到“后来呢?”

“后来,没有后来了,哦,有!我被辞退了。”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要说有,就是我的大学坑了我,它教会了我正直,却忘了教我审时度势和推卸。”

“那再后来呢?”我继续追问。

“再后来,我找了份临时工,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父母觉得我到岁数了,就让我赶紧结婚。我也想着,结了婚就是完成任务了,我娶的那个媳妇很好,人家没有图我任何东西,也不嫌弃我的工作,我们过的很快乐。”

“那为什么离婚!”

“有了孩子以后,我的工作并没有太多起色,毕竟人的性格很难改变,我懒得去讨好领导,也无意去卑躬屈膝,可生活的压力慢慢压弯了我的腰,就这么,矛盾越来越多,终于在结婚的第五年,我们离婚了。”

“明白了,没有钱!”我低声说道。

“钱,说来也是大学坑了我,它教会了我理想,却忘了教我钱是理想的前提,没有钱,就没有一切!”

“我什么都没有!”中年男子望着天空满脸泪水,喃喃说道!

“这个社会到处都是欲望的奴隶,而我这一辈子都是理想的宠儿,不同流合污,就不该存在这个社会!”

我摇了摇头,起身走向远方,黑色的夜空下霓虹灯闪烁,突然踩过一片水洼惊醒了我,回头看看刚刚与中年男子交流的地方,地上却只有2个散落的酒瓶。

整个说来,我是惶恐不安的,不知道该往哪儿去。面对社会和传统的价值定位,曾经,他们说,你要好好学习,专心读书。我说,好。他们说,你要好好工作,为人处世,我说,行。他们说,你该买房买车,结婚生子了。可我想,为什么呢?我的角色没法转换得这么快啊!更为关键的是,为什么我必须成家立业,凡此种种?似乎,我并没有一定要这样做的理由。因为别人都这样?所以我的人生,竟也只能这样了吗?现在整天只能盘算着下一顿吃什么,以后又盘算着孩子孙子喜欢吃什么,好提前做了等着他们来享用。如此,糊口养家,日复一日,苟且余生?活着只是为了活下去、等死,那为什么还要活着呢?

我不想变得如此,只是无根之木,随波逐流,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活着,再莫名其妙地死去。不想按部就班,在不同的阶段,成为不同的人。这样的我不就因此而永远成了分裂的了吗?我的一生不应该是统一的吗?就没有个一直持续的标准吗?物质、名利都将能够获取、也会离我而去,我想要把握那永恒的东西,我活着的意义。

上帝用7天创造了世界,而我花了700天,希望知道自己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从苏格拉底到弗洛伊德;

从牛顿到爱因斯坦;

从语言学到计算机科学;

从基督教到儒释道;

我竭力搜寻着我活着的意义。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