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未来皆虚妄相,唯当下本真

那时我就知道你要走了。
人都是有预感的,那段日子我反复向你确定你是否爱我,刚从你口中听出肯定,那时我就知道你要走了。
答案已经不是我想要的了,强求不了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吧。
眼睛里长出梧桐,手心里开出桔梗,你说爱情是上古的遗物,我说爱你是全身心的臣服。
我会一直相信爱,也会为情所困,但为爱乞讨不是我的风格。
我也有段日子不顺心,那时候常常想,要是有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拉我一把就好了,可是没有,我一个人熬到了天亮。
就当陪你的这些日子是为了你以后幸福铺的路,我陪你走的路,就都忘了就好了。
如果小时候得到足够的爱、认可鼓励和关心,是不是就不会敏感带刺要强死犟,是不是就会懂得如何去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